養犬資料 >> 寵物新聞 >> 寵物主人賣婚房為狗狗善終

寵物主人賣婚房為狗狗善終

今年24歲的徐雅婷,大學就讀華中農業大學畜牧獸醫專業。這個扎著辮子的俊俏姑娘,家里經濟條件不錯。為何要當起寵物殯葬師?徐雅婷說,完全是個意外。

大學畢業賣婚房創業

她從小就喜歡小動物,小時候養過一只,這只后來意外死了,但卻一直找不到一個地方埋葬。最后,她只能把寵物狗就近掩埋在了花園里。

大三時,她不止一次在寵物醫院實習。因為這個專業的學生畢業后基本上都去當寵物醫生。實習期間她發現,很多人的寵物去世后,他們都非常傷心。而不少人家中養的寵物狗死后,還隨手丟進垃圾桶,污染環境不說,還容易傳染疫病。

從那時起,徐雅婷就有一個想法,將來要開一家寵物殯葬機構,送這些死去的寵物最后一程。

2014年7月,徐雅婷大學畢業,她跟周圍的同學商量,想辦一家寵物殯葬機構,但沒人響應。她賣掉了父母給她陪嫁的一套價值80萬元的房子,花了十幾萬元從河南買回一臺動物火化爐,準備租地蓋房做寵物墓地。

低調營業只因難被接受

倔強也是有代價的。想為寵物找墓地可沒那么容易,徐雅婷前后找了3個地方,周圍的村民一聽說是要把土地用來給寵物當墓地,覺得晦氣,不租地給她。一開始,她只好先租了一塊地,先用來建火化寵物的火化爐。周圍村民得知他們要在村子周圍燒寵物尸體后,將他們前一天建好的房子推倒,她和同伴又建了一次,又被推倒了。徐雅婷傷心得直流眼淚。

最終,她說服新洲一位種桃樹的老師傅接納焚燒爐并安置墓地,在不影響果樹的情況下,把骨灰埋在樹下面當肥料。讓她欣慰的是,后來這名老師傅也成為公司一員,負責火化與安葬寵物。

一開始,公司還在房子外面掛著“寵物殯儀館”的牌子,經歷了前面的挫折后,她吸取了教訓,選擇了低調營業。之前,他們接送遺體的車輛還貼有廣告,后來有客戶反映,雖然家里寵物去世很悲痛,但并不想被別人知道自己花錢為寵物追悼火化,因為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接受得了。從那以后,員工前去接寵物尸體,都低調行事。悄悄地來,悄悄地走。

孕婦送狗最后一程痛哭

“寵物的‘墓地’就是樹葬,因為寵物做了無害化處理,把骨灰撒在樹根下面,既環保,還能當肥料,無污染。”每名員工都要從寵物入殮師做起。如今,徐雅婷的寵物殯葬機構越做越大,一共有6名員工。以前占地10畝的“墓地”都不夠用了,她已經找到一處占地十多畝的新地塊,正在抓緊擴建。

從業兩年,徐雅婷見了太多人和寵物“人狗情未了”的故事。讓徐雅婷印象最為深刻的是有一位孕婦挺著大肚子,堅持送一手養大的吉娃娃最后一程。把狗送進去火化時,這個孕婦一下接受不了,放聲大哭,把頭伸進爐子,整個人撲在狗身上不讓點火,同去的老公只好把狗抱出,在一旁安慰他,她才止住哭聲。那場面讓徐雅婷都忍不住想落淚。

還有一個人從宜昌專程驅車送來一頭體約90斤的比賽級阿拉斯加犬,要為它安葬一個最好的墓穴。還有位客戶,把去世的狗挖坑埋在了江灘,兩年半后得知江灘附近要改建,聯系上徐雅婷,把已經腐爛的狗挖出來,運往新洲火化。

開始時,徐雅婷會跟著寵物主人一起流淚。后來她發現,負面情緒會像病毒傳染,讓她變得心情低沉,狗狗的葬禮她慢慢參加得少了。

徐雅婷說,以后會考慮為寵物主人提供個性化服務,比如,為它寫一小段自傳放在墓碑上。也有人打電話給她,說愿意花上萬元甚至數萬元為自己的寵物辦一場風光的葬禮。她正考慮將業務延展到高端——更考究的禮儀、更個性化的選擇、更貴的收費。

讓徐雅婷沒有想到的是,起初強烈反對的母親如今也改變了態度。“她看著我每天面對這些死去的動物,有些出了車禍的還需要給它清洗,心里也不好受,來幫我。”

足球直播比分